最好看的新闻,最实用的信息
08月17日 11°C-27°C
澳元 : 人民币=5.01
布里斯班

父亲好吃懒做还时常打骂母亲 12岁女孩替母亲写诉状:离婚!

2018-05-03 来源: 成都商报 原文链接 评论9条

1日上午,廖辉拿出800元钱,让妻子赵楠去买一部新手机。12岁的芳芳看到爸爸如此举动很是开心。这三个月来,爸爸性格大变,不仅没有再打过妈妈,还很顾家了。

廖辉的这一改变,源于三个月前。

那天晚上,爸爸又一次在酒后打了妈妈。生气的芳芳带着妈妈到亲戚家住了一个晚上后,决定“给爸爸点颜色瞧瞧”。次日一大早,她拉着妈妈到法院起诉离婚,并代妈妈写好了离婚诉状。

核实了芳芳妈妈的真实想法后,法院予以立案并开庭,但开庭当天,夫妻双方都没来。事后法官获知,廖辉向妻子进行了诚恳的道歉,“以后会慢慢改”。

父亲好吃懒做还时常打骂母亲 12岁女孩替母亲写诉状:离婚!

爸爸打妈妈

女孩拉妈妈到法院起诉离婚

“叔叔,要离婚怎么办理?”

2月1日上午,遂宁蓬溪县三凤法庭内,一名小女孩走进了法官旷国军的办公室,开口便问如何办理离婚。

看着眼前身高不足150厘米的小女孩,旷国军很吃惊,小小年纪怎么能讲出这样的话?经过询问,原来要离婚的是小女孩的妈妈,后者在法庭大厅踌躇不前。

旷国军走出办公室,看到大厅确实站着一名中年妇女,低着头不敢看法官,似乎充满害怕。小女孩大声喊:“妈妈,快过来!”听到女儿的喊声,中年妇女才抬起头,慢慢走进了旷国军的办公室。

旷国军很快发现,中年妇女不善言辞,始终支支吾吾,反倒是小女孩,显得大大方方,法官的问话,基本由小女孩在回答。

小女孩告诉法官,她叫芳芳,今年12岁,母亲名叫赵楠,今年47岁。1月31日晚上9点多,芳芳的爸爸廖辉喝醉酒后回家,将已经睡觉的赵楠叫醒,不由分说大吵大闹。赵楠回应了两句,廖辉便开始动手打人。赵楠忍无可忍,便大声说了一句:“你再这样,我就到法院起诉离婚。”

“妈妈,我们走,不要这样的爸爸了,到法院离婚。”已经睡觉的芳芳也被吵醒,看到妈妈又被爸爸打了。事实上,这不是芳芳第一次看到爸爸打妈妈,她为妈妈打抱不平,拉着妈妈离家出走。

赵楠收拾了身份证、户口本等,和芳芳一起离家了,当晚到一户亲戚家居住。2月1日一早,芳芳拉着赵楠赶了公共汽车,到了三凤法庭,要求起诉离婚。

“其实我并不知道法院到底是做什么的,只是听妈妈说法院可以离婚,我就拉妈妈来了,我不能让妈妈一直被爸爸打。”5月2日上午,芳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多年来,爸爸只要一喝醉酒,就会和妈妈大吵大闹,还会动手打妈妈,她一直心疼妈妈,对爸爸的行为很是生气,“但妈妈一直比较犹豫,进了法庭不敢去见法官了,我就先去找法官了。”

父亲好吃懒做还时常打骂母亲 12岁女孩替母亲写诉状:离婚!

代母写诉状

稚嫩的字迹写了三遍

看着眼前有些害怕的赵楠,旷国军开始询问。

“离婚,是你的意思么?”旷国军问。

“是我的意思,他老是发脾气打人,我也害怕。”赵楠怯怯地答到。

“爸爸一喝酒就凶得很,摔东西,打妈妈,我给妈妈说离婚算了。”小女孩在一旁回答。

在确认了赵楠的请求后,旷国军开始讲解立案的程序,首先赵楠需要写一份民事诉状。但是,文化水平不高的赵楠,几乎只能写自己的名字。于是芳芳自告奋勇,提出代替妈妈写诉状。

旷国军告诉芳芳,写离婚诉状需要写爸爸妈妈什么时候结婚,生育有几名子女,为什么离婚等。在旷国军的指导下,芳芳开始填写着诉状。毕竟从来没有写过,在诉状的“事实与理由”一栏,芳芳废话有些多,逻辑也不太清楚,多次涂改后,第一份诉状不得不废弃。

法官又给了一份,芳芳继续第二次代写。这一次也有问题,仍然有很多口水话,很多字也不会写,涂了又改,改了又涂。

“达不到诉状的要求,”旷国军还记得当时的一幕,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“(芳芳)写得很认真,但很多口水话,涂涂改改、停停问问,我干脆找了一份其他人的离婚诉状,让她根据爸爸妈妈的情况照着写。”这一次,芳芳写好了诉状。

撤销起诉

爸爸道歉,说以后会慢慢改

“你拉着你妈妈来离婚,不怕回家爸爸打你吗?”诉状写完,旷国军也为芳芳和赵楠的安全担心。

“不怕,爸爸不得打我,而且我们也不得回去,我和妈妈到成都去找大姐。”芳芳说完,和妈妈一起离开了法庭。

看着芳芳和母亲赵楠离去的背影,旷国军心中很不是滋味。当法官多年,他所见所听的,都是父母离婚不愿意孩子参与的情况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孩子拉着妈妈来法院,还代妈妈写诉状离婚。

“如此懂事的小女孩,怎么就不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呢?”旷国军心中这样想着,拿起了电话,拨通了芳芳爸爸廖辉的电话。电话中,旷国军告知对方,妻子赵楠已经提起离婚诉讼。旷国军还在电话中对廖辉狠狠训诫了一番。

2日,法官旷国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第一次电话中,廖辉态度仍然比较强硬,法庭不得不正式立案,并于2月24日开庭审理此案。不过,开庭那天,赵楠和廖辉都没有出现。最终,赵楠撤销了起诉。

成都商报记者后来了解到,从法庭出来后,赵楠和芳芳确实没有回家,不过也没有到成都。用芳芳的话说,她们“不想让姐姐担心”。随后,母女俩在亲戚家住了两天。期间,廖辉给赵楠打了多次电话,但赵楠一直没接。他四处给亲戚打电话,一直没人告诉他母女两人在什么地方。

不过,两天后,赵楠还是回家了。要过年了,她还是担心廖辉一个人把家弄乱了,想回去收拾一下。“回去后他就给我道歉,说当时太冲动了,以后会慢慢改。她也叫我不要说太多,他都知道,只是多年来形成的性格,需要慢慢改变。”2日,赵楠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对于离婚,她是犹豫的,虽然大女儿、二女儿都已经成年了,但芳芳还小,家里经济条件又不宽裕,如果离婚了,又要出去租房等,“不仅经济上有更大的压力,不完整的家庭对芳芳也不好”。

爸爸变了

三个月没发脾气,还给妈妈买手机

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,12岁的芳芳每天在家买菜做午饭和晚饭,做好后高兴地等候在外打工的父母回家吃饭。1日上午,廖辉外出上班前,拿了800元钱给妻子赵楠,让她去买一部新手机,又给了即将上学住校的芳芳200元钱。不过,芳芳把200元钱给了妈妈。

看着爸爸的举动,芳芳心中很高兴。几天前,妈妈随意说了一句想买部新手机,爸爸当时并没有表态,但最终用实际行动进行了回应。

2日中午,成都商报记者与法官一起,在蓬溪县某小学见到了读六年级的芳芳。芳芳个头不高,但性格活泼开朗,她一眼就认出了法官旷国军,口中喊“叔叔好”。

谈起现在爸爸妈妈的关系,芳芳露出了笑容。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现在爸爸可好了,很少喝醉酒,即使喝醉酒后,回家也是倒头就睡觉,不再和妈妈吵架,更不会打妈妈了。

“他以前经常半夜三更喝醉酒回来,有时还两三天不回家,现在天天在外面上班,天天都要回家了。而且每次外出和朋友相聚,他都会给妈妈‘请假’,要买裤子时,还会拉着妈妈陪他一起,而且必须要作出参考意见。”芳芳高兴地说,“到现在为止三个月,爸爸都没有发脾气打人。”

在芳芳的带领下,成都商报记者在一处工地,见到了正在做杂工的妈妈赵楠。赵楠不善言谈,有点怯生,但说起廖辉的改变,还是露出了笑容。

“他以前喝醉酒打我,找借口是没有儿子,其实主要是好吃懒做,他现在改了好多,每天在工地上当砖匠,工资也交由我保管,他自己只留一两百元买,当做买烟的零用钱。”赵楠笑着说道,“有时也会争吵两句,但都是笑嘻嘻的,他真的在改。”

采访中,赵楠将这一功劳归功于芳芳。说到这里,芳芳笑着挽起赵楠的手臂,头靠在了妈妈的肩上。成都商报记者本想联系一下廖辉,但母女二人一致希望,千万不要和廖辉联系,她们担心廖辉反感媒体,担心美好生活刚开始又结束。法官也建议记者不去打扰廖辉,毕竟刚刚修复3个月的关系,还比较脆弱。

对话芳芳:

“ 希望有个完整的家,

更希望有个和睦的家”

成都商报:爸爸打过你吗?爸爸打妈妈时你会帮妈妈吗?

芳芳:爸爸没有打过我,而且还比较听我话,他每次打妈妈时,我都会很生气地告诉他,他们吵架打架影响我休息了,如果我考试考不好,就要怪爸爸。很多时候我说了这些爸爸都会听,但他就是改不掉醉酒后打妈妈的行为。

成都商报:怎么想到要拉妈妈到法院离婚?

芳芳:其实我不知道法院到底是做什么的,只是听妈妈说法院可以离婚。我很小的时候,爸爸每次喝醉酒回来就要打妈妈,我不希望妈妈受到伤害,我宁可跟妈妈单独出去住,也不想要这么凶的爸爸。

成都商报:如果爸爸妈妈真的离婚了,你怎么办呢?

芳芳:其实,这次我拉妈妈到法院离婚,最主要是想吓一下爸爸。我印象最深的是我9岁时,爸爸打了妈妈,妈妈回到了外公外婆家。那几天爸爸很后悔,最后去把妈妈接了回来。我知道爸爸其实是爱我们的,这一次我拉妈妈去离婚,如果爸爸改了,我是会原谅他的。如果他还是不改,爸爸妈妈离婚了,我会选择跟着妈妈,照顾妈妈。

成都商报:你不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吗?

芳芳:我希望有一个完整的家庭。但如果爸爸长期打妈妈,他们感情不好,我宁可不要这样的家庭,不希望妈妈受到更多伤害,我想要的是一个和睦的家庭。

成都商报:现在原谅爸爸了吗?

芳芳:爸爸脾气改了好多,我早就原谅他了,以后我要好好读书,找一个好工作,孝顺爸爸妈妈。

成都商报:如果爸爸以后还打妈妈呢?

芳芳:我会继续站在妈妈这边,至于还让不让他们离婚要看情况。妈妈胆子小,我觉得她还年轻,应该拼一下,有什么事就要大声说出来,不要闷在心里。

关键词: 婚姻离婚母亲
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网站立场。
最新评论(9)
Cherie-Cherry 2018-05-03 回复
智商情商超级高的小美女赞你
小秋Eva 2018-05-03 回复
三个女儿还不知足,我一个女儿已经很满足了,重男轻女思想要改改了!
沙隆巴斯光年 2018-05-03 回复
这孩子这么小就这么有主见
DDDD-su 2018-05-03 回复
这姑娘比男孩都管用
小w酱 2018-05-03 回复
此生有女足也!


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.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

电话: (02) 8999 8797

联系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 商业合作: [email protected]网站地图

法律顾问:AHL法律 –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:[email protected]

友情链接: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