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好看的新闻,最实用的信息
09月16日 15.9°C-23.5°C
澳元 : 人民币=4.86
布里斯班

英国少女直播“窒息游戏”丧命,只为满足变态观众?(组图)

24天前 来源: 英国报姐 原文链接 评论5条

霍普·巴登(Hope Barden)是一名漂亮的英国姑娘,笑容明朗,身材高挑。

如果今年她还活着,那么她应该22岁了。


(图源:SWNS)

霍普死亡之初,人们以为她是自杀;但随着调查深入,警方发现其实她是在一场直播中,死于角色扮演导致的窒息,而观看她死亡过程的人,丝毫没用出手相救之意,而是眼睁睁看着她的生命一点点消逝……

两年前,霍普和很多美少女一样加入了直播行业,当起了主播;她最亲近的姐姐莉莉对此完全知情,虽说她很不喜欢,但这个职业似乎也没什么安全风险,所以也未加阻拦。


(图源:Mirrorpix)

莉莉说,“我是没听过有什么主播出问题的新闻,所以我也不担心霍普在做的事情。”

而且在她看来,妹妹是个很坚强独立的女孩,一直对自己的生活很有掌控感。莉莉和家人万万没想到,去年3月,霍普的青春因为直播戛然而止,她的尸体被合租公寓的朋友发现。

起初,警方认为霍普是上吊自杀的。但莉莉对此表示怀疑,因为她每天都会和妹妹聊天,妹妹绝对没有抑郁等负面情绪。而且霍普死去的那天,她表现得非常开心,根本没有理由自杀。


(图源:Mirrorpix)

经过一天的默默思考,莉莉脑海里突然想到妹妹的兼职工作——直播。于是她坚持让警方去调查妹妹的网络直播工作、PayPal账户。她还机智地提示,去查最后一个汇款的人,说不定会发现一些隐情。

这一调查可好,警方发现了一名嫌疑人,最后一个给霍普打款的,是一个叫做丹格尔(Danger)的酒吧店东。

莉莉立马认出来这个名字。因为姐妹俩亲密无间,所以霍普常常会跟莉莉分享自己遇到的一些奇葩客户。


(图源:Mirrorpix)

她记得,前年十月份霍普第一次提到丹格尔。莉莉对他印象十分深刻,因为她觉得这个人很奇怪:“我们当时在奶奶家里,他恰好在线。这人要求霍普对着镜头冲他吐烟圈,就这,他付了50英镑。”

“我看不到他的脸,但他的房间里有很多尼龙扎带。”所以姐妹俩管他叫“尼龙扎带男”(Cable Tie Guy)。


尼龙扎带(图源:Wikipedia)

这个尼龙扎带男总是提出一些奇怪的要求,要在现实生活里一定会被当成变态。但在直播行业里,只要有钱拿,在主播的底线之上,他们基本上都会满足对方的奇葩需要。

“他付钱给霍普,让霍普吃自己的大便。霍普那时是把巧克力酱涂在手上假装吃,满足了那恶心的要求。”


(示意图:DPA)

莉莉还听过丹格尔对妹妹提出过暴力的性幻想需求:“他让她淹死自己,吊死自己。我们当时还纳闷,这哥们到底有啥毛病。”

但她也没太担心,因为她一直觉得妹妹是个很坚强很独立的人,一切都在控制之中。在三个月里,丹格尔为了看霍普满足自己的扭曲欲望,已经付给她2300英镑——反正有钱拿,也造不成什么实质性伤害,何乐而不为呢?


(图源:metro)

然而莉莉和霍普想得还是太简单了,这一切最终走向了失控。去年三月份,丹格尔提出了更出格的要求:让霍普进行窒息角色扮演(很危险,非专业人士不要尝试)。

然而霍普并没有相关经验,她照做之后,很快发现自己要窒息了,却无法挣脱绳索。此时丹格尔在屏幕另一端冷眼观看,根本没有尝试帮助她,就这么看着霍普不断挣扎,直到她咽气。


(示意图:newyork times)

警方找到丹格尔的时候,发现他的住所有大量色情暴力读物和图像。他们以持有极端色情作品的罪名逮捕了丹格尔,将他关进监狱。在此期间,检方本计划以过失杀人罪起诉他,但还没来得及审判,今年年初丹格尔便在狱中自杀了。


(图源: Adrian Jasper / SWNS)

莉莉表示十分愤怒:“他本该像个男人一样去面对这件事,但他却用了懦夫的方式逃避。”

“丹格尔死了其实也是好事,这样他就不会伤害其他人了,但我还是想要单独跟他谈谈,我想质问他为什么不叫急救。”


(图源:Mirrorpix)

霍普死后,她的后事都是莉莉一手操办的。她给妹妹化上最喜欢的妆容。“霍普喜欢眉毛和口红,我想让她看起来是自己喜欢的模样。”

“但她现在摸起来太冷了。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平和,一点也不像她自己。”

很多人听到霍普是做直播的时候,心中可能会有些轻蔑:不就是一个博眼球的主播女郎么?出了事儿也是活该。


(图源:Mirrorpix)

但实际上,当年霍普做直播不是因为没有正经工作,而是因为她面临着经济压力。

在英国,读一个三年的本科,平均会欠下超过5万英镑的债务。霍普也一样,她读大学的时候为了不靠家里,欠下了3万英镑的学生贷款。毕业后,她有一份正式工作,但工资的很大一部分都用在了还贷上。

莉莉说:“霍普不在乎自己做什么工作,她只是很喜欢挣钱。虽然她在一家残疾人中心做护工,也有工资拿,但她绝不介意多挣一份钱。因为她不想靠别人的钱活着。”


(图源:Mirrorpix)

聪明的霍普正是看中了直播行业来钱快,没有办公地点限制。她希望借此多赚钱,尽早还清债务——毕竟谁也不想背债过日子。选择这行,也是因为她觉得做直播没什么安全隐患。

霍普只是攒钱还贷,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和她一样。

近年来直播行业在很多国家和地区蓬勃发展,投入其中的大部分是女孩子。但对这件事,大家的心态却各有不同。有人是因为找不到工作,有人为了出名,有人想借此发家致富……


(图源:winxdvd)

在罗马尼亚,很多年轻女孩选择做主播,是因为在学校里直播的广告就到处都是。“学生会在Facebook上收到信息,把直播包装成独立、学习技能的女性必备,还会怂恿你去把朋友带入行。”

这种广告无疑传递出了一种信息:隔着屏幕巧言令色、卖弄风情就能挣钱;还不用像妓女一样接客、十分安全。但是,这世界上真有这么好的事情?一位外国前主播指出,做色情直播的下一步就是成为妓女。


(示意图:BBC)

现实是,加入直播行业的人前仆后继,永远不愁新鲜血液,永远不缺新鲜面孔。奖赏虽丰富,但竞争也很激烈。所以很多人为了博眼球的人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举动,为了满足观众的要求,也有人会尝试一些自己根本无法掌控的行为,有时甚至伤及性命。

对于直播世界,难道没有监管吗?失去妹妹的莉莉研究了相关法律法规。

在英国,对线上色情作品的查处是非常严格的;然而相比之下,对直播行业的监管却显得不怎么用力。色情直播ok,但把直播录屏并上传是不可以的,主播可能会被处以最高1万英镑的罚款。但对于观众的不当行为,似乎并没有针对性的处罚。


(示意图:Netflix)

莉莉表示,像丹格尔这样的人绝对不少。因为在霍普出事后,有人曾在网上联系过她,说丹格尔对她们进行了伤害。所以莉莉认为,丹格尔的受害者可能不止霍普一个人。

莉莉想要提醒大家,在线上牵扯到色情领域的部分,可能对女性会有很多隐藏的风险和暴力行为。因此,她准备提出“霍普法案”,以保护将来可能的受害者,让那些打款看直播的人时刻记住自己也是有责任的。


(图源:the tab)

“人们以为网络直播工作安全无虞,但我想要大家知道,她们可能真的会惹上麻烦。”

“最开始,我们只是觉得好玩儿。霍普也没有在现实生活中见过凶手啊。他害死我妹妹的时候,远在250英里以外。”


(图源:Mirrorpix)

“现在有很多人在做直播,我对此毫无意见,这是她们自己的事儿。但是在安全方面,需要有更加明确的法律法规来保护这些人。”

直到今天,莉莉仍然保存着妹妹的照片和语音信箱,每看一次、听一次都是难以抑制的悲伤。如果相关法案能落实,可能她才会替霍普安下心来吧……


(图源:Mirrorpix)


今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网站立场。
最新评论(5)
大白鲨Shawn 24天前 回复
罪心理有集还科普过玩窒息游戏的小孩,就是被蛊惑,Reid还科普说,一旦大脑缺氧,最后手也不受支配,想收手已经没有能力了。细思极恐。
小默默嗳冬天 24天前 回复
女孩太莽撞了没有想过后果,那个男的真的是个人渣。
肥猪肉小姐 24天前 回复
可怜的菇凉,有点像凯特王妃
Emma酱是吃货 24天前 回复
绝世好姐姐啊有没有
置闲商品转转转 24天前 回复
任重而道远,有利益就会有人做,平台会管吗?会管多少?


Copyright Media Today Group Pty Ltd.关于我们隐私条款联系我们商务合作加入我们

电话: (02) 8999 8797

联系邮箱: [email protected] 商业合作: [email protected]网站地图

战略合作:澳洲机票网法律顾问:AHL法律 – 澳洲最大华人律师行新闻爆料:[email protected]

友情链接: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驻澳大利亚代表处